Joanna Sylph

黑暗集合体、负能量磁铁、偏执自虐狂。
negative, self-egoist, troublemaker.

    电车进站了,刺耳的刹车声淹没了他的声音,他看不到安娜。当电车开动之后,安娜不在了。

    “她不会来的,”米莫说,他一路跟在他们后面。“她答应你就是为了让你不再跟着她。”

    “她肯定会来的,”皮诺说,他看向也跟在他们后面的卡莱托。“你看到她的眼睛了吗?安娜的眼睛,她一定会来的。”

    他的弟弟和朋友还没有回答,天空闪了一下闪电,然后第一滴雨落了下来,雨滴越来越大。他们都开始奔跑起来。

    “我要回家了!”卡莱托喊道,然后调转方向跑了。

    

    第二章

    

    闪电把天空劈成一片一片的,下暴雨了。皮诺跟着米莫向时尚区飞奔,浑身湿透也不在乎。安娜会跟他去看电影,她答应了。这让他欣喜若狂。

    两个兄弟像落汤鸡一样,当他们躲进艾巴尼斯箱包店的时候天空闪了一下闪电,艾巴尼斯箱包店是他们伯伯的工厂店,坐落在维里大街七号的锈红色建筑里。

    衣服滴着水的两个男孩走进又长又窄的店铺,浓烈的新皮革味道围绕着他们。货架子上摆满了精美的公文包,手提袋以及挎包,手提箱和行李箱。玻璃展览柜里摆着皮革编织钱包和压花精美的香烟盒以及公事包。店里有两名顾客,一位是站在门边的老妇人,另一位穿着黑灰色制服的纳粹军官站在店铺最里面。

    皮诺看着他,但是听到老妇人说,“我买哪一个好呢,艾伯特?”

    “看您喜欢了,”站在柜台后面等待她挑选商品的男人说。这个男人长得高大,胸肌发达,留着胡须。他身穿一件优雅的鼠灰色西装,里面是笔挺的白色衬衫,打着一个俏皮的蓝色圆点领带。

    “但是两个我都很喜欢,”他的顾客抱怨道。

    他捋着胡子笑道,“那么两个都买吧!”

    她犹豫了,然后咯咯地笑了。“那就都买吧!”

    “好极了!好极了!”他说,双手摩擦着。“您的品味真是无可挑剔!格雷塔,你能帮我给这位美丽的女士拿两个包装盒吗?”

    “我现在正在忙,艾伯特,”皮诺那位来自奥地利的伯母格雷塔回复道,她正在等着纳粹挑选商品。她是一个高高瘦瘦的女人,有着棕色的短发,总是面带微笑。那个德国人正抽着烟,细细端详着一个真皮包裹的香烟盒。

    皮诺说,“艾伯特伯伯,我帮您拿盒子。”

    艾伯特看了皮诺一眼。“记得先擦干手。”

    脑子里想着安娜,皮诺走向伯母和德国人身后的工厂大门。那个军官转过身盯着皮诺走过去,皮诺看到他的橡树叶领章,领章显示他是上校级别。他的军官大檐帽上有骷髅头的标志,一个小小的骷髅头嵌在有卐字标志的鹰徽下面。皮诺知道他是盖世太保,一个希特勒秘密警察的高级官员。

    中等身材,窄鼻子,没有笑容,这个纳粹有着一双空洞的黑色眼睛,十分神秘。

    皮诺紧张地穿过大门走进工厂,工厂的空间更大,屋顶更高。女裁缝和切割工正在收工准备下班。他找到一些破布擦干了手。然后他拿上两个印着艾巴尼斯商标的纸盒往店铺走,他愉快地回想起安娜。

    她那么美丽,更成熟,还有……

    开门的时候他迟疑了一下,那个盖世太保上校正在离开,他走进雨中。皮诺的伯母站在门口,点着头,看着上校离开。

    当伯母关上门的时候皮诺感觉好多了。

    他帮伯父包装好两个钱包。最后一名顾客离开之后,艾伯特伯父叫米莫把前门锁上,然后在窗户上挂上“关门”的牌子。

    米莫照做了,伯父说,“你问到他的名字了吗?”

    “沃尔特·奥夫上校,”伯母格雷塔回答。“他是新来的盖世太保长官,掌管意大利北部。他是从乌克兰派来的。图里奥正盯着他。”

    “图里奥回来了?”皮诺问,他非常惊喜。图里奥比他大五岁,是他的偶像,也是一个亲密的家庭朋友。

    “昨天回来的,”艾伯特伯父说。

    格雷塔伯母说,“奥夫上校说盖世太保军队准备把瑞吉娜旅馆拿下。”

    她的丈夫不满地说,“意大利到底属于谁——墨索里尼还是希特勒?”

    “这无所谓,”皮诺说,他在试图说服自己。“战争马上就要结束了,然后美国人就会过来,这里将到处都是爵士乐!”

    艾伯特伯父摇了摇头。“那取决于德国人和墨索里尼。”

    格雷塔伯母说,“现在几点了,皮诺?你妈妈希望你们一个小时前到家,去帮忙准备聚会。”

    皮诺的心沉了下来。他的妈妈可不是容易被糊弄的主儿。

    “那么一会儿见吗?”他问道,走向大门,米莫跟在他后面。

    “我们会到场的,”格雷塔伯母说。

    2018.02.02/1611字

总结一些翻译时候查的有意思的概念

starched shirt上浆的衬衫,也就是硬挺的样子,译作笔挺的衬衫

#7 Via Pietro Verri 译作维里大街七号 #是数字的意思

beautifully tooled cigarette case 压花精美的香烟盒

uncle:elder brother of father伯父

younger brother of father叔父

brother of mother舅父

husband of father's sister姑父

husband of mother's sister姨父

affectionate term used by children叔叔

aunt: father's sister姑姑

mother's sister姨母

wife of father's older brother伯母

wife of father's younger brother婶婶

wife of mother's brother舅母

close family friend阿姨
(搞不清楚家人称呼 太饶了)

easy smile总是面带微笑


Standartenfuehrer Walter Rauff 上校 沃尔特·奥夫


Walter Rauff 本人 (鼻子真的窄 也算尖挺吧)


oak leaves lapel 橡树叶领章


评论

热度(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