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oanna Sylph

黑暗集合体、负能量磁铁、偏执自虐狂。
negative, self-egoist, troublemaker.

皮诺飞奔起来,他跃过一张空长凳,跳上达芬奇雕像周围的铁栏杆。他轻巧地在光滑的栏杆上滑过一段距离,然后从另一端跳下来,像一只猫一样轻盈地落地。

不服输的米莫也照样做了,但是他摔到了地上,一个长着黑发的矮胖女人刚好在他前面,她穿着碎花裙子,看起来快四十岁了,手里拿着小提琴盒,头戴一顶宽大的蓝色草帽来遮挡太阳。

 

那个女人吓得差点拿不住她的小提琴盒子。当米莫捂着胸口呻吟时,她生气地紧紧把小提琴盒抱在胸前。

“这里是斯卡拉剧院广场!”她责骂道。“这个雕像是为了纪念伟大的达芬奇!你们难道一点尊重都没有吗?去别的地方调皮吧。”

“你觉得我们是小孩子吗?”米莫气鼓鼓地说。“那么幼稚吗?”

那个女人没有看他,“你们这些小孩子,根本不懂周围那些真正的人生游戏。”

乌云开始聚集,天空变得灰暗。皮诺转身看到一辆黑色的大型戴姆勒-奔驰高级专车在街道上飞驰过去,街道把广场和歌剧院隔开。红色的纳粹旗帜竖在车两边的挡泥板上。将军的旗帜飘动在车载收音机天线上。皮诺只能看到将军的轮廓,他笔直地坐在汽车后座上。不知为何,这个景象让皮诺感到后背发凉。

当皮诺转回身来,那个小提琴手已经离开了。她高昂着头,表情不屑地穿过纳粹专车路过的街道,大步迈进歌剧院。

三个男孩继续前行,米莫揉着自己的右屁股一瘸一拐地跟着,嘴上还一直抱怨。但是皮诺根本没有在听。一个长着茶色头发和石蓝色眼睛的姑娘,正在人行道上朝着他们走来。他估计她有二十几岁。她打扮得很漂亮,长着高贵的鼻子,高高的颧骨,嘴唇自然地弯成轻轻微笑的样子。她穿着一条黄色的夏裙,身材苗条,高度中等,拿着一个帆布购物包。姑娘拐了个弯走进一家前面的面包房。

“我又恋爱了,”皮诺说,他把两个手掌放在自己的胸口。“你们看到她了吗?”

卡莱托轻蔑地哼了一声。“你还不放弃呀?”

“永远不会,”皮诺说,他小跑到面包房的窗外往里边张望。

那个姑娘正把面包装进袋子里。他看到她的左手没有带戒指,于是他等她结账后出来。

当姑娘出来的时候,他一步迈到她跟前,手放在胸口,然后说,“打扰了,小姐。我被您的魅力折服了,我必须来认识一下您。”

“听听你自己吧,”她嘲笑道,然后绕过皮诺继续往前走。

当她经过皮诺身边,他闻到她身上特有的茉莉花香味,非常令人陶醉,他从来没有闻过。

他赶紧追上她说,“是真的,小姐。我见过很多美丽的姑娘。我居住在时尚区,圣巴比拉(San Babila),那里有很多模特。”

她斜眼瞧了他一眼。“圣巴比拉非常适合居住。”

“我的父母经营着一家手提包店,名字叫‘雷拉手提包’。你知道吗?”

“我的——我的老板上周在那里买了一个手提包。”

“是吗?”皮诺非常开心。“现在你知道了,我来自一个有名气的正经家庭。今天晚上你愿意和我一起去看场电影吗?《现在的你真可爱》正在上映。主角是弗雷德·阿斯泰尔,丽塔·海华斯(Fred Astaire, Rita Hayworth),是个歌舞片,非常好看,就像你一样,小姐。”

她终于转过头,用犀利的眼睛看着他。“你几岁了?”

“马上18岁了。”

她笑了。“你对我来说有点小了。”

“就是看一场电影,跟朋友一样。作为朋友我不小吧?”

她什么都没说,只是继续走着。

“去?不去?”皮诺问。

“今天晚上有灯火管制。”

“放电影的时候电还不会停,结束之后我把你安全送回家,”皮诺向她保证。“我的视力在晚上就像猫一样好。”

她还是没有回答,皮诺有点泄气。

“这个电影在哪里放?”她问道。

皮诺告诉她地址,然后说,“你会来的对吧?今晚七点半在售票厅外面碰面。”

“你挺有趣的,人生苦短,为什么不呢?”

皮诺咧着嘴笑了,他把手放在胸口,然后说,“到时候见!”

“到时候见,”她笑着说,然后穿过街道。

皮诺目送着她离开,像打了胜仗一样激动。但是当她转过身来等待电车的时候,她看着他笑,皮诺好像察觉出了什么不太对劲。

“小姐,请原谅,”他朝着她喊道,“你叫什么名字?”

“安娜,”她回复。

“我叫皮诺!”他喊道。“皮诺·雷拉!”

2018.02.01/1550字

You Were Never Lovelier 现在的你真可爱


Fred Astaire


Rita Hayworth


Monumento a Leonardo da Vinci 达芬奇纪念碑


Hitler saluting troops from atop his staff car, a Mercedes-Benz 770k. 戴姆勒-奔驰专车

评论

热度(3)